综合

门诊被投诉13次两上黑榜老板怒骂他妈的

2019-09-13 19:37: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门诊被投诉13次两上黑榜 老板怒骂“他妈的”

普通妇科病一天的治疗费就要近2000元图中红钱圈出男子就是医托   宁波问题门诊一年被投诉13次 连续两年上黑名单为何叫停不了  “看妇科,就上兴宁门诊”,这是宁波市江东区兴宁门诊打出的广告语。  其官方站上介绍,这是一所以女性人群为主要服务对象的现代化专科医院,宗旨是“技术质量第一、服务诚信至上”。  然而,就是这样的所谓“专业、专科”的医院,却成为了友们投诉的焦点。  2010年8月至今,浙江站《民生帮帮帮》栏目(点击进入举报)就接到了友实名举报13起,内容包括兴宁门诊有医托拉客、诊断有误、乱收费等现象,其中还不包括匿名投诉的。  两者反差为何如此之大呢?对此,本进行了调查。   一年里友13次发帖投诉问题门诊  张小姐,20岁,浙江衢州人。想起去年在宁波兴宁门诊的治疗,像是做了一场噩梦,简直是“坑爹”。  2010年8月,因为身体不适张小姐到李惠利医院就诊。在妇科门诊室外,一位操外地口音的中年妇女上前搭讪,并“热心”介绍她到100米外的兴宁门诊就医。求医心切的张小姐听信了妇女的话。  “护士特别多,而且服务态度很好,帮助我挂号付款取药等。”当时张小姐也没有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检查后,医生放大B超片向张小姐介绍病情,吓得她直冒冷汗。医生建议她立即做手术,张小姐深信不疑。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张小姐每天到门诊就医,平均每天花费1000元左右,前后总共花费了8400多元。院方还开具了一张证明,说是可以农保报销的。  术后一段时间,张小姐下身大出血,她赶紧到其他医院复查,医生看了B超片,说原本只是炎症,无需做手术,而且手术有副作用,近些年都不适宜生育。  张小姐一下子懵了,自己才20岁,还没有结婚,却面临着不能生育的危险。之后,她给兴宁门诊打了10多个,但都没人接。回到老家,看病的费用一分钱都报销不了。  今年6月,宁波某大学大三学生小黄也遭遇了类似事件。  因为月经不调小黄到宁波市妇女儿童医院就诊,还没走进门诊大厅,就被几个人拉住,告知妇科门诊搬迁了,新地址在江东区兴宁路47号。  几个“好心人”还告诉小黄乘坐507公交车到李惠利医院站下车,走两步就到兴宁门诊了。  当小黄和同学走到公交站,又有几位“好心人”上来问到那里去,一听说是去兴宁门诊,几个人说之前也在那里看过,效果很好。  小黄还窃喜自己碰到了好心人。到了兴宁门诊部,医生给她开了一些药,共花了1000多元。回去后,小黄总觉得不对劲,上一查,发现兴宁门诊的口碑很差,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中了“连环套”,被医托给骗了。第二天,小黄就赶到大医院复查,花200多元打了针,身体就恢复正常了。  2010年9月,友张小姐在浙江站民生帮帮帮栏目发帖称:本来只需挂点滴就能治疗的,结果却收了8000多元。我上查了这家医院口碑已经是差到极点,怎么还继续经营?而且医托又那么明显,没人管吗?  2011年6月,胡小姐发帖称:被兴宁门诊医生开了10盒保胎灵,64元一盒,结果上一查药价才12元左右。  2011年8月,罗小姐向民生帮帮帮栏目组提供了2份报告单,一份是妇儿医院,另外一份是兴宁门诊,两份报告单结果完全不同,罗小姐质疑兴宁门诊故意制造虚假检验报告误导病人……[1][2][3][4]下一页门诊主任唱黑脸保安唱红脸  这家问题门诊就在宁波市江东区兴宁路47号,距离李惠利医院仅100多米。  在广告中,该医疗机构称是集医疗、预防、保健、康复于一体的现代化女性专科门诊。  尽管只是一幢6层小楼,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服务台、挂号室、门诊科室、手术室、住院处都挂着牌子。  10月9日中午,患者张小姐和小黄前往6楼的院方办公室交涉。  大楼里,病人很少,每层都是闲着的医护人员,有的人还凑在一起聊天。  两位自称是门诊办公室主任的男子接待了她们,一个是胖子(以下称A主任),一个是瘦子(以下称B主任),操福建口音,却始终不愿透露姓名。得知是来反映问题时,A主任就警告她们不能用拍照、录音。随后,2个保安和1个浑身肌肉的年轻男子走进办公室。保安说,年轻男子是医院老板的司机兼保镖。  张小姐和小黄表示,自己都是被医托骗到兴宁门诊的,且在治疗期间,不但治疗费高得离谱,而且医疗效果不明显,甚至还有反作用。她们怀疑兴宁门诊是故意使用复杂的诊疗项目,收取高额费用。  对此,两位主任口径一致,语气也很强硬,称院方的诊疗是没有问题的,也否认了雇佣医托拉客的行为。  他们说,对于不同人需要不同的治疗办法。就像去吃饭一样,五星级酒店和平常酒店的价格当然不一样。如果觉的贵话,当时就不要来治了。  患者还提出,在进行所有诊疗项目时,医生从来都没有告知过患者。当时说还能进农保和医保的,但结果却是一分钱都报销不了。  A主任说,医院所有治疗项目都是公示上墙的,患者当时不提出异议,现在才说未免太迟了。在兴宁门诊的看病费用都是不进医保的。但关于当时开具给张小姐的医疗证明的用途,院方则解释不上来。  患者提出要与当时的主治医生对质时,院方称,这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患者治疗后留有后遗症,可以做医学鉴定后再来交涉。  当张小姐两人与院方的协调陷入僵局时,两人情绪开始激动。见此情景,B主任说:“大家都是聪明人,你们说怎么办吧。”  两人说要商量一下,走出了办公室。下楼后,一位保安紧跟着她们,说:“既然事情出来了,就想想怎么解决吧。不管去告到那里,到最后还是要回到这里来解决的。”  他还说,退回全部医疗费肯定是不可能的。具体还是要谈,可以向院方施压一下,说是要找媒体曝光,还是有用的。  于是,张小姐和小黄再次前往协商,院方答应退还小黄800元,还与张小姐签订了退还3000元的书面协议。前一页[1][2][3][4]下一页老板撕毁赔偿协议怒骂“他妈的”  10月9日下午,本前往院办采访。两位主任愣了一下,明白来意后,坚持不让摄像,回答问题也是含糊其辞。  第一个问题是兴宁门诊雇佣医托在公立医院进行拉客活动。  对此,两位主任支支吾吾,还问这是谁说的。追问,到底是有还是没有?A主任想了想说,没有。  第二个问题是兴宁门诊是否存在患者投诉的收费过高、医疗效果差,甚至故意使用复杂的诊疗项目。  对此,A主任称,药品价格是国家规定的,但治疗费是企业按照市场价格自主定价的,公示上墙,是没有问题的。患者可以根据价格自主来选择。  这时,一个戴着金项链的中年男子推门进来,自称是医院的老板。  男子蛮横地打断了采访,指着说:“你们媒体不就是为了广告费嘛,该交的钱,我会交的,没你们这样七搞八搞的。”说完,就让出去,拒绝了任何采访。  当继续追问,他吼道:“不要问我什么。”他还跟身边的人说:“去把保安叫上来。”  随后男子用手指着的脑门怒骂:“你们是浙江的哦,你们算怎么回事,他妈的。”摄像上前劝说,“坐下”,男子用拳头捅了一下摄像。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中年男子的态度突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变。他说,他姓张,干门诊这行有20多年了。自己做这行很不容易的,媒体还要经常来(曝光)。  自己跟单位打了20多年的交道,什么百度竞价排名、有偿删帖都懂的。他们医院还专门设有络推广部,是监控负面舆情的。不少媒体曝光了,他都能出钱摆平的。  针对张小姐和小黄这样的情况,医院也要做生意的,不可能全部退钱的。  从兴宁门诊出来后,张小姐和小黄就打来,说院方见走了,不但当面撕毁了书面协议,一分钱都不愿意赔,还叫嚣着“爱上那就去那告去”。前一页[1][2][3][4]下一页连续两年上黑名单的问题门诊却很难被处理  了解到,有关兴宁门诊的问题,宁波当地媒体都先后进行了曝光,却一直都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在当地一些知名论坛曾有大量投诉帖子,大多也被删除了。  兴宁门诊到底是什么来头,不但拒绝为患者理赔,还将拒之门外,态度如此嚣张。  真如患者所说,兴宁门诊是家“黑店”,为什么还能长期存在,没能被主管部门叫停呢?  从宁波市江东区卫生局了解到,兴宁门诊部是一家民营医疗机构,注册时间为2007年7月,由江东区卫生局颁发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根据江东区卫生局提供的投诉记录,有关兴宁门诊的各种医疗投诉总共60多起。而江东区有民营医疗机构100多家,总投诉量不到千起,而兴宁门诊却占了近1/10。  通过宁波市卫生局官方站查询得知,有关全市医疗机构有238条投诉,其中就有7条是涉及兴宁门诊的,反映了医托、乱治疗、乱收费等问题。  对此,江东区卫生局医政科科长励涛也坦承,兴宁门诊属于投诉量比较多的医疗机构。  那么兴宁门诊被指多次雇佣医托的情况是否属实呢?江东区卫生局副局长肖忠文回应,兴宁门诊的确有雇佣医托的行为。不过,兴宁门诊方面却从未承认过此事。  对于兴宁门诊的综合资质,江东区卫生监督所所长丁卫认为,兴宁门诊仅是一个合格的医疗机构。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说,床位不满100张的医疗机构,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每年校验1次。根据规定,如果发现医疗机构有违规行为,就会被暂停校验,卫生部门会要求其限期整改,暂停校验的时间是1—6个月。  调查发现,兴宁门诊于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被“暂缓校验”。兴宁门诊曾因有违规行为被查处过4次,其中3次是整改,1次是处罚。  即使兴宁门诊连续两年榜上有名,被暂缓校验,作为主管部门的江东区卫生局竟然也拿它没有办法。“如果整改通过,该医疗机构依旧可以通过重新校验,继续经营的。”励涛说。  根据卫生部门的说法,雇佣医托的很多民营医疗机构证件上都是合法的,因此无法认定他们与医托的关系,无法确定他们骗人的事实,也不能因此进行处罚。  患者小黄的同学小陈是一个爱打抱不平的人,得知同学被骗后,2个月前她曾向江东区卫生局反映了此事,要求给个说法。  结果,小陈没有等到卫生局的,而是等来了兴宁门诊的,双方协商不成。事后,卫生局也没有过问。  在这个问题上,小陈有不少疑问,她当着江东区卫生局副局长肖忠文的面直言不讳地说:“我甚至怀疑门诊和卫生局是一伙的,怎么会有被投诉的部门来和投诉者联系,而卫生局却置之不理,这那是一个正常的程序啊。”  坊间也有这样一个传言,说兴宁门诊有靠山,和卫生系统有关联。卫生局明知门诊部有问题,却视而不见,任其坑蒙拐骗,因此不会取缔它。  对此,江东区卫生局表示,卫生部门和兴宁门诊毫无利益瓜葛。  目前,江东区卫生局已经就患者张小姐和小黄的赔偿事宜与兴宁门诊进行交涉。(首席 童俊 王黎婧 吴晛)

前一页[1][2][3][4]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泛酸水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小孩厌食怎么办
宝宝积食食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