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素女寻仙第1908章轩辕后人

2020-01-25 03:58: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素女寻仙 第1908章 轩辕后人

张潇晗对幻境的研究其实不差了,她自己就是布置幻境的老手,尤其还有天眼辅助之后,但是现在,天眼下根本没有半分灵力线条,神识也感觉不到一点灵力波动,视线中身前的木槿和夜未央缓缓离开,而身后,她自己大概也是在三个大妖诧异的目光中渐行渐远的吧。

两侧和头顶的冰晶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反射出张潇晗的影子来,脚下也没有倒影,就好像张潇晗根本就不存在般,张潇晗瞧了一会,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真是奇怪了,影子自己溜走了。

张潇晗想了想,继续向前走去,同时提高了警觉。

再走了半刻钟的时间,前方忽然出现一道冰封的石门,石门散发着幽幽的寒气,好像比周围的冰晶温度还低,石门之上隐约可见闪动的符文。

张潇晗停下脚步,眼睛眯了下,石门忽然闪了闪,接着发出很淡的轰隆隆的声音,石门大开,再露出一条同样是寒冰的山洞来。

张潇晗现在确定了,是有人将她有意引到这里的,就是不确定木槿几人是不是也被引到什么地方,她犹豫了片刻,心念微动,几百只噬金蚁顺着手臂爬到了衣袖里,这才迈步走进去。

一步走入,身后石门轰隆隆关闭,张潇晗才注意到站立的所在不是山洞,而是一个门洞,前方一个同样冰面的影壁,影壁上雕刻的不是花纹,而是符文,只是在石门之外并不能看到,显然有禁制布置的障眼法。

张潇晗瞧着影壁看了会,她不会放过眼睛见到的任何东西的,同时天眼也张开,神识也向影壁释放过去,不出意外,神识只能释放到周身一米范围。

这种限制神识的禁制张潇晗一直不知道怎么布置的,人界任何典籍中都没有翻阅出来,好像是天然就存在的,虽然这个说法很不现实。

天眼可以看到影壁上一道道流动的符文线条,这些线条都有一定的规律,张潇晗记在脑海里,便慢慢转过影壁。

这是一个冰晶雕筑的院子,如果忽略冰晶的话,就是很标准的人界才有的小院,影壁后边的院子有三十多米长宽,中间小路,左边一个一个冰晶圆桌,四个小凳,右边一颗冰晶大树,头顶好像是真正的天空,当然在修士的眼里还是分辨出是禁制创造出来的。

房屋的前边有几个盆景,当然也是冰晶的,房屋也是真真正正的冰雕,所有的一切都是寒冰筑成,入目一望,犹如梦一般不真实的感觉。

寒气袭来,即便如张潇晗这般修为,也有种冰寒入体的感觉,好像再过片刻,全身的肌肉骨骼包括经脉都要被冻住了一般,灵力流动,化解了寒冷,并且将灵力薄薄地在体表布置上了一层。

“老夫行动不便,恕不能起身迎接,道友可以自己进来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房屋内传来,张潇晗凝目望过去,视线被关闭的房门挡住。

房屋比人界的一般房屋要高大许多,房门也很高大,正看着,房门就自己打开了,一道寒气从房门内涌出来。

张潇晗面无表情地瞧一眼,抬腿走过去,寒气临近,张潇晗微微蹙眉,脚下片刻不停走入进去。

一进入到寒气中,就感觉寒芒刺骨,即便她身上已经布上了护体灵光,寒气也钻了进来,她不得不再次运行灵力,化去入骨的寒气,视线内却看到这房屋内实则就是一个大厅,大厅通体都是冰晶,这冰晶似乎与院子里的还不同,然后视线就被大厅中间的一处吸引住了。

大厅的中间,盘坐着一个古稀老人,只是这个老人的身体很淡,好像是虚影随时都要消失了般,老人的双肩,双腿都有锁链穿透,锁链的另一头在其上的冰晶屋顶内。

锁链也好像冰晶般,锁在这样一个老者的身上,自然不是普通的锁链,那老者也自然不是普通人了。

张潇晗一动不动地站着,盯着老者,天眼早就上上下下将老者打量个遍,在老者的丹田内,自然也看到了老者的元婴,意外的是老者的元婴身上同样也有四条锁链,锁链的尽头却分别锁在老者身上的锁链上。

张潇晗盯着老者看了一会,一言不发。

“见到老夫真身,还如此镇静,果然是轩辕的后人。”老者笑呵呵的,好像不是被锁链锁着,而是坐在宝座上一样。

张潇晗的视线从老者身上移开,将这个大厅打量了一遍,大厅内实在是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好看的,四壁也不见任何灵力线条,哪怕是锁链的顶端天眼也看不到破绽。

从进入神界,就有诸多天眼看不到的怪异现象,让张潇晗滋生出无奈的感觉,她视线再看了一遍,才重新回到老者的身上。

老者的身影实在太虚得朦胧了,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面颊上的皱纹也看不太清晰了,但是不论是从声音还是从感觉和外貌上,确确实实是很老了。

“见过前辈,请原谅在下的失态,实在是震惊得很。”张潇晗慢慢说道,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老者。

“道友客气了,道友哪里也看不出失态和震惊。”老者笑呵呵的。

张潇晗再瞧了老者一眼,然后拱拱手:“敢问前辈,在下那几位朋友可还好吧。”其实张潇晗心里不那么担心的,也就是顺嘴问问。

“这个自然,道友请看。”老者说着向右边示意了下,他的双手双脚都没有动,只是头微微摆摆。

张潇晗顺着他的示意望过去,眼角的余光还在老者的身上,接着微微吃了一惊,墙壁上模模糊糊出现了一副画面,接着逐渐清晰,画面中正是他们六人,木槿正回头与画面中的张潇晗说着什么,只一眼张潇晗就判断出画面所在已经离开了通道,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画面很快就消失了,张潇晗看着老人,带着疑问。

“一个傀儡,也是障眼法,神识无法外放,大约能维持一刻钟的时间,现在,估计你的朋友们就发现了。”老者笑着道。

张潇晗还是疑惑地看着老者。

“你的朋友们可以从傀儡的身上看到你,你现在的一举一动,当然听是听不到的。”老者好像忍不住张潇晗的注视,无奈地解释了一句。

“前辈不是想利用我为人质吧。”张潇晗终于再问了一句。

“哈哈,道友说笑了,老夫只是不希望被打扰了,嗯,要说人质嘛,那几位才是。”老者虽然身体虚化了,可眼神还算明亮,说话间目光闪烁,好像略微带着得意。

张潇晗嘴角向上牵牵:“不知道在下有何效劳之处。”

这一次轮到老者不那么淡然了:“道友就不生气?”

张潇晗眨眨眼睛:“前辈已经如此了,再说,是前辈有求于我,我为什么要生气。”

张潇晗真的没有生气,不过是让面前的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用什么方法消失而已,为什么要生气。

“你也不好奇我为什么找上你?”老者奇怪道。

“哦,敢问前辈,为何找上在下。”张潇晗没有什么诚意地问道。

“你们轩辕后人都是这么……这么……”老者大为不解地瞧着张潇晗,摇摇头,再摇摇头,却说不出这么之后的形容。

这是老者第二次提到轩辕后人这个词了,张潇晗真的为这个词动心了。

地球的国人有好多别名,轩辕后人就是其一,到底为何有这个说法张潇晗就记不得了,但是这个词这里被老者强调,一定是别有目的的。

“前辈为何要称呼在下为轩辕后人呢?”张潇晗终于带着十分的诚意问道。

“说来话长,老夫法力有限,道友可自行请坐?”老者客客气气道。

张潇晗点点头,地上就多出一个蒲团,张潇晗盘膝坐下。

“老夫是魔界修士,被锁在这里之前,是魔界峒箫帝子的岳父之一。”老者真是不说则已,一说就语不惊人死不休。

魔界修士,被锁之前是峒箫的岳父,还是岳父之一,张潇晗的脑海里华丽丽地飘过峒箫的形象来,漆黑高大头上长角的魔修,身边是同样的一排女魔修,话说,她好像真的就没有见过峒箫的真身。

不过这老头当日到底犯下了什么过错,要被锁在这里,瞧着也是三十多万年了,啧啧,张潇晗在心里感叹了下。

“当日,魔界智者占卜出五界大战,魔界毁灭之后,便又二次占卜,占卜出只有轩辕后人的出现,才会恢复魔界,更接着第三次占卜,占卜出峒箫帝子不死之身将被支离破碎,其中一部分被埋藏在神界,老夫犹记得当时智者占卜之后,头发一夜间全白,面上犹如刀刻一般的皱纹。”老者面上的笑容收起来,神情中带着些愤怒。

张潇晗神色也终于微微变化。

“道友可否告诉老夫,这三件事情是不是都已经发生了?”老者眼神晦暗不明,却犹能看出其中的期盼。

张潇晗犹豫了下,强自压下心中的惊疑,缓缓说道:“史书记载,三十多万年前,神界的绫夙仙子与人界的千杳大帝联手打败了魔族修士,之后五界通道关闭。”

老者的脸上露出悲哀的神色来:“三十万年了啊,原来我已经被锁在这里三十万年了,之后呢,另外两个预言呢?”

“抱歉,在下还不知道轩辕后人的意义,自然也不知道魔界是不是恢复了,至少现在没有恢复吧,然后第三点,确实如前辈所言,不死之身支离破碎。”张潇晗说得很慢,视线一直注意着老者的表情,天眼却望着老者的元婴。

老者的表情中全是怅然,元婴的脸上却全是激动,在丹田内望着张潇晗,那表情与眼神里带着激动与期盼,好像还有着贪婪。

奇怪地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张潇晗没有言语,静静地等待着。

“轩辕后人啊,这是一个很古老的词汇,出现在智者的占卜出,可就算智者也只能占卜出这个词,却不知道轩辕后人来自何方,大概只有轩辕后人自己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吧。”智者好一会才缓缓说道,带着探究的眼神望着张潇晗。

“前辈见过其他的轩辕后人?”张潇晗忍不住问道。

“不,没有。”老者摇摇头。

“那前辈从何判断出在下是轩辕后人呢?”张潇晗接着道。

“是智者告诉的我,智者在三大预言之后,又预言了我的命运,预言到有一天,会有轩辕后人带着人族、神族、妖族修士前来,并且周围轩辕后人的身上还有魔气,她还有佛界有了因果,老夫虽然不知道这佛界的因果是什么,可是在刚刚出现在老夫的感知中的,只有道友才符合前几点,至于佛界的因果,也只有道友自己才了解的。”老者神色凝重道。

张潇晗心中却终于大吃一惊,这佛界的因果如果不提,她是半点也想不到的,但是提了,她自然知道她确实沾染上了佛界的因果。

佛像,是她从玲珑仙塔内得到了,送给了范筱梵这位佛修,而她也曾被佛修所伤,而范筱梵也被简约出手,简约没有说过范筱梵的命运,但简约既然出手了,如果范筱梵未死,简约一定会告诉她的。

这足以说明因果了。

“看来道友真的是老夫命中的贵人了。”老者看着张潇晗的表情,满意地道。

“前辈没有见过其他的轩辕后人,刚刚为什么说轩辕后人都是同样的……”张潇晗眉头微微蹙下。

“老夫确实是头一次见过轩辕后人,可是却听说过有修士见过轩辕后人,与轩辕后人打过交道,说轩辕后人在成为大修士之后,就极少有好奇心存在,对什么都很冷淡,好像连性命生死都不在意,老夫还记得那位道友学起轩辕后人的语气,还有那句话,就与道友刚刚所言一模一样。”

“前辈听说过的,那就是三十多万年之前的事情了啊。”张潇晗的语气还是淡淡的,那么漫长的岁月,若是上一个轩辕后人还在的话,是不是她就不会穿越了?(未完待续。)

张家港市中医医院
安溪县中医院
贵阳癫痫科哪个专业
郑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雅安男科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