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骄偶 第二百四十五章女官

2019-12-04 09:29: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骄偶 第二百四十五章女官

既然婚事的消息已经传开,自己作为表姨母,也不好不作表示。

萧沁让弄月去叫桂嬷嬷进来,准备与她一道商量商量给风毓添妆的贺礼礼单。

桂嬷嬷也是将将知道这事儿,风夫人与姑奶奶是表姐妹,又是相交甚好的知己,风娘子要成亲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是她亲自告诉而是听外面的传言才得知的,这显然有些不符常理啊。

桂嬷嬷想了想,说道:“姑奶奶,要不咱还是先送个帖子过去道声祝贺,添妆这些大件儿的,待看看风夫人那边作何表态再说如何?”

萧沁微一沉吟后点了点头。

“就按你说的办吧”她说道。

一旁的沈如晗一直是安静的听着,脑中乱糟糟的想着风毓突然就要成亲的事情。

她幽黑的眸子转了转,寻思着莫不是跟春荷那日的异常反应有关?

她说风毓出事了,又被吓成那样......

这二者间,到底有没有关联呢?

想到那天晨曦在离开风府时说的那句让她听不明白的话,她觉得晨曦或许知道些什么。

沈如晗一贯不擅长弯弯绕绕那一套,到了竹笙院见到晨曦后,直接就问出了自己的疑窦。

晨曦这几日一直留在府中思考着如何解决萧景泰体内纳米系统的事情,并不知道风毓和叶敖东即将成亲的消息,然现在知道了,她也没有任何惊讶。

在这个时代,在现在大周百姓们的认知里,失足女还能遇到一个愿意为她负责到底的男人。也算是成就好事。

不过对于单纯如斯的沈如晗,晨曦也没有选择隐瞒,直接将生辰宴当天风毓对自己的设计以及被自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事情和盘托出。

风毓的为人如何,是时候让沈如晗彻底看清楚了。

是非对错,公道自在人心

听了如此惊悚的事情,沈如晗完全吓呆了。

这简直太过于匪夷所思,也太过于阴险恶毒了.....

“这真是毓姐姐做的吗?”沈如晗瞪大眼睛。看着晨曦喃喃问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害你?”

“表娘子现在还看不出来么?”晨曦失笑道:“她喜欢郎君。所以我就成了威胁到她的假想敌”

沈如晗双手捂住嘴,一副惊恐莫名的模样。

“这是我认识的毓姐姐么?”

“表娘子以后还是跟风毓保持一定距离吧,你率真单纯。她心有七窍,你们.....不是一个圈子的人。”晨曦神态认真的劝道。

沈如晗点点头,一脸余悸的说道:“其实我总觉得毓姐姐自打大好后,整个人就变了。变得我都快要认不出来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她竟会这样设计你。要不是你机警,有所防备,说不定......”

说到这儿,沈如晗又十分担心的拉着晨曦的手。问道:“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么?”晨曦笑笑。

“没事就好,你要真出了什么事情,我四哥一定会疯了.....”沈如晗正色说道。

疯了?

晨曦失笑。

哪有那么夸张?

让他最为刻骨铭心的爱情是他跟凌若珂的那一段啊。凌娘子的意外离世,他都没有疯。自己又算什么呢?何至于扰他至此?

晨曦嘴角的笑意微带苦涩。

她敛容低下头来,心中嘲讽着自己:吃醋了么?好端端的为何要拿自己与一个故去的人比较?

况且

,她和萧景泰本就是无果的结局,何必庸人自扰呢?

“你可别不相信”沈如晗见状忙说道:“四哥对你,真的是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了?”晨曦抬起头来,笑嘻嘻的问道。

“我才不相信你自己感受不到”沈如晗翘着手说道。

晨曦莞尔。

感受得到又如何?

她长吐了一口气,继而问道:“听我讲了事情的原委后,你不怕我么?”

“怕?”沈如晗眨了眨眼,不解的问道:“问什么这么问?我干嘛要怕你啊?”

“风毓之所以会跟叶敖东这么快成亲,里面也有我推波助澜的缘故啊”晨曦老实交代道。

沈如晗这才完全反应过来,眼睛闪了闪,表情有些僵硬,唯一沉吟后才看着晨曦说道:“这不怪你,也不是你的错,是毓姐姐自己心思不正,要不然你也不会有机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不怕你”

晨曦哈哈大笑。

真是个恩怨分明的小丫头

“这次没有考上女官,你想接着上清正女学么?”再说话时,晨曦转移了话题。

“当然”沈如晗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这次没能考上,也没有什么好失落的,毕竟我的对手实在是太强悍了,但下次,你们都不能跟我争了,我还年轻啊,等下次就是了”

晨曦倒是很欣赏沈如晗这种乐观心态,点头说道:“是啊,你还年轻呢,有的是机会”

“说得你好似七老八十一样”沈如晗吐了吐舌头,话题又绕到了风毓与叶敖东的婚事上。

“毓姐姐就要成亲了,我跟她.....也算是从小处到大的好姐妹,总不能没有什么表示。”她苦恼的皱了皱眉,问道:“晨曦,你觉得我应该送什么礼物合适?”

晨曦翻了一下白眼。

对于面前天真可爱的表娘子,她表示无力吐槽

风毓这样设计她,若自己还要费心为她想适合她的礼物,那么她不是自虐体质,就是脑残.....

“不好意思啊表娘子,这个问题呢,我想我帮不了你。你自个儿好好想吧”晨曦伸手拍了拍沈如晗的肩膀,转身走上长廊,回了自己起居的耳房,留下在愕然中恍然明悟的沈如晗。

......

十一月中旬,监察司任命的消息便下来了。

晨曦如萧景泰期望的那般,成为了监察司新一任的掌察使。

官袍和印鉴玉牌等一应物事也随着吏部的任命书一并送到了萧府。相比萧景泫取得的贡士资格,晨曦一考便能官袍加身的喜悦越发能让人感受到浓烈的震撼。

绿色官服套在身形纤细高挑的晨曦身上。没有丝毫的违和和臃肿。反而映衬得她的肌肤多了几分雪玉般晶莹剔透的光泽,煞是引人注目

萧景泰看着她,想象着憧憬着他们充满希望的未来。激动的心弦无声荡漾......

她就这样在他的牵引下,一步一步的走近彼此。

惠安翁主的大婚叶敖东和风毓列上日程的亲事,都在极大的刺激和诱惑着他。

他也好想好想能马上跟她成亲,组建一个属于他们彼此的家庭

他们还会像前朝的辰郎君和金娘子那般。忙碌时,携手查案破案;清闲时。一起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他们也将拥有崔荣绍追求和向往的那般,成为彼此眷恋相知的灵魂伴侣。

一连串的对未来美好的想象在萧景泰的头脑里徜徉,他从未像现在这般深切的期待能与晨曦永远相伴。相携到老

陛下的赐婚旨意,怎么迟迟不下来呢?萧景泰不由在心头抱怨,寻思着要不要找个时间进宫。提醒提醒他不要忘了.....

“明天我带你过去监察司报告吧”萧景泰笑道。

晨曦伸手扶了扶乌纱帽,摇头道:“我自个儿就能去。郎君你忙自己的事情吧,不用分心为我操劳”

萧景泰见她信心满满主意已定,也愿意相信凭晨曦自己的交际能力,一定能与监察司的同僚愉快相处,便没有勉强。

“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就问监察司的主司黄大人,他人不错.....”

萧景泰话音还未完,便收到晨曦一记眼刀:“萧大侍郎,我可不想刚进去监察司当差就被当成异类看,我相信,就算没有你的裙带关系,凭我自己的能力,也能混好”

萧景泰讪笑。

什么裙带关系?压根儿就没有的事儿,他不过是想说那黄大人为人友善,资历老练,多跟他请教罢了.....

......

晓鼓响过三巡之后,晨曦拥被坐了起来。

已是晚秋,天亮的晚,透过窗角的幕帘望出去,天色灰扑扑的,一片混沌晦暗。

她打了一个呵欠,掀开锦被,趿上鞋履,起榻洗漱更衣。

监察司的官员不必上早朝,但并不代表他们可以躲懒。

衙署必须是点卯报到,况且今儿个是晨曦第一天任职,更不能给人以懒怠不守时的坏印象。

早膳与萧景泰一起在堂屋用过后,二人一道出了院子,在二门处各自上了马车。

萧景泰在车厢内的软榻上落座后,心中还是惦念着晨曦,挑起车窗的竹帘探出脑袋,有心要嘱咐几句,话临出口,却又怕那丫头嫌弃自己啰嗦,自己嘲讽的笑了笑,放下帘子,命冬阳出发。

与以前上清正女学时一样,负责赶车接送晨曦的重任,就落在了长隆身上。

晨曦礼貌地道了谢,安然享受着萧景泰周到又贴心的安排。

抵达监察司衙署的时候,天刚刚透亮。

晨曦从车厢里出来,扫了一眼清冷寂寥的衙署大门,整容后迈步走了进去。

对在监察司司职的官员来说,晨曦算是顶早的一个了,此时衙门内只有一些洒扫打杂的衙役。

衙役们一看晨曦身上的那身官服颜色,便知道她是新科上任的女官,个个客气礼貌的与她打了招呼,自报姓名。

晨曦一贯与人为善,虚心问了一下监察司的制度和在职官员们的资料后,便在其中一名衙差的引领下,去了堂屋看日常需要负责的相关事宜。

堂屋内构造不同于一般衙门府邸,正中的位置由八张矮几拼接成一张大方型桌,中间堆积着小山一般高的卷宗资料,桌几周边放着数个蒲团。

除此之外,堂屋的左边墙壁上挂着监察司的条文制度,右边墙壁上方挂着皇帝御笔所赐的匾额,再下面便是成排的放着书籍的书架。

总体上来说,这是个简单又充满了书卷味道的工作环境。

就在晨曦溜达了大半圈之后,外边传来了一阵骚动。

她回头望了一眼,抬脚走了出去。

监察司的衙署正堂里,一身穿蓝色官服的中年男子态度恭敬笑容满面的朝一名中年妇人行礼问安,那妇人面相雍容,通身贵气,正是张嫣的生母,景阳长公主。

晨曦走进正堂的时候,身穿绿色官服的张嫣也正好望出来,二人的视线在空气里碰撞,彼此微微一笑,点头致意。

“黄大人,嫣娘年纪尚小,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望你多加提点”景阳长公主对蓝服中年男子黄主司说道。

“这个一定一定,还请长公主殿下放心”黄主司拱手回道。

景阳长公主微微一笑,转头又对女儿张嫣好生嘱咐了几句。

张嫣有些脸红,低声喊了一声母亲,娇声道:“就知道您不放心才让您送女儿来,可现如今,女儿也是有官职在身的人了,您还将女儿当成孩子看,也不怕被人笑话”

景阳长公主伸手点了点张嫣的鼻子,哂笑道:“那好,我这就回去,你随黄大人好好熟悉学习罢”

张嫣乖巧的道了声是。

黄主司见景阳长公主要回去了,急忙做了个请,迈步在前头引路。

路过晨曦身边时,景阳长公主停下来步伐,侧首看了晨曦一眼,微笑道:“小娘子就是此次摘得女官榜首的晨曦吧?”

“正是小女”晨曦拱手回礼:“见过长公主殿下”

“免礼”景阳长公主伸手虚扶起晨曦,含着浅浅笑意说道:“你的一些事迹我有所耳闻,委实是个德才兼备之人,女官榜首,实至名归”

晨曦没有想到景阳长公主竟然对她有如此高的赞誉,心下吃惊之余,忙敛容拱手回道:“长公主谬赞,实不敢当”

景阳长公主笑而不语,迈步擦身而过。

黄主司回头看了晨曦一眼,随后也紧跟着迈步先送贵人出门。

等黄主司送了景阳长公主回来时,晨曦和张嫣已经自觉去了办公的堂屋,看女官的相关资料去了。

这一次监察司提进来的,就只有两个女官名额。

晨曦以榜首的资格有优先选择女官部门的权利,至于张嫣,此前并未透露过要进监察司的意向,所以,初始晨曦在正堂外看到她的身影时,也略感意外。未完待续

ps:感谢丽蒂亚童话流年宝贵的月票

感谢热恋打赏平安符

推荐一本书

基友咸客的《白莲攻略》,文笔超赞,构思巧妙,喜欢的可以加入书架哦

白莲说:对于想让我给他做谋士的男人,我靠得是脑子。

白莲又说:对于我将来要嫁的男人,我靠得是脸。

某人说:那对我呢?

白莲无奈道:全身心

某人:嗯,重要的是身。

白莲:……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