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六八二章 巨人和全覆盖骨骼(八)

2019-10-12 17:35: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六八二章 巨人和全覆盖骨骼(八)

周围失去了动静,外面的枪声好像也离工厂越拉越远。

“奥维利亚那边也遇到麻烦了吗?”弗里托单手提着齿轮,想着这些的时候,十字瞳孔却突然紧缩起来,身体自然往后退了几步,那块齿轮也被他本能的挡在身前。

灼热的气息顿时扑打在他的脸面上,眼睛里的温度感应图像顷刻间便被一片红色占据了。齿轮迅速升温,中间偏下的位置,那里的钢铁已经出现一块橙红色的区域,铁水开始滴落,随即一截鲜红的剑尖破开齿轮,刺向了他的胸口。

弗里托立刻转动齿轮,想要将那节剑尖卡在齿轮中。但好像有些低估了上面带着的温度,钢铁齿轮完全如同一面薄纸般,不到一个呼吸间,便在那节滑动的剑尖切成了两半。继续往后退了几步,弗里托捡起另外一块齿轮,准备投掷过去的时候,几声炸裂的爆响早已提前来到他耳边。他面前金属门旁的墙壁向外膨胀,紧接着两道暗红色的弹道线形如流影,破开墙壁激射向他的身体。

咬紧了牙齿,弗里托在子弹巨大的动能下不自觉退后了几步才稳固下身体。顾不得去拔下嵌在腹部的两颗弹头,他抓起身旁货架上的齿轮便狠狠投掷向面前的金属大门那里。几道暗红色剑光划过,几块齿轮全部变成两半。

“叮!”想要再多扔过去几块齿轮阻挡一下卡西亚的脚步,但抓在手里的齿轮就被紧接而来的子弹击中,上面炸开贯通的孔洞,巨大的力量甚至带着弗里托的手往后翻转了不小的角度。

“咚咚咚、、、”另外五颗子弹在弗里托准备躲开的眨眼间,便已经从那几块被切成两半、尚未落地的齿轮间,找了五道绝佳的线条,统统抨击在了他的身体上。

不能被及时吸收完的动能让弗里托的身体往后飞速倒退。他连忙空出手去拉住货架,倾斜的身体同时好像冻结住了般停在原地。手臂变成了链条,借由货架一面抵消几颗蓝银子弹上恐怖的冲击力,一面要将自己的身体扯正。但手里抓住的直角形钢铁已经短瞬间扭曲变形,下一刻便承受不住突然而至的巨大拉扯力,砰然断裂。弗里托倒在地上,擦出一两米远才完全停住身体。货架也剧烈晃动着,最上层摆放的轻质量齿轮被摇下来不少,打在了弗里托的身体上。

弗里托连忙撑起自己的身体,想要站起来,然后跑向试验区域那样的开阔地带。但脸部上裸露的那层鲜红肌肉却顿时不受控制地颤动起来,如同想要做出惊异的表情般,眼中的十字瞳孔也一同向外膨胀。脑袋里那一片温度感知图像里面,一块灼热直至于就要变成白色的物体正飞向他,刺向胸口处跳动越来越剧烈的心脏

完全没有考虑的时间,他只能伸出双手,在那块发出白炽光芒的物体抓在手中。高温剑刃切割着他的手掌,最终还是抵消掉了气动剑上的力量,剑尖停在了他心脏上方几厘米处。

“嗤嗤嗤、、、”焦灼的油炸般的声响,弗里托手掌上的皮肤在抓住气动武器越发明亮的剑身的瞬间,就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皮肤下的那层外骨骼同样抵挡不了气动剑的高温,被熏成黑色的同时,骨骼也在被高温灼烧,变得脆弱起来。

焦糊的味道带着灼热的空气鼓动进了弗里托的鼻息中,他正移动着手,想要将气动武器扔到一边。但卡西亚已经从货架底部抡起了一块巨大的圆盘齿轮,跳到了弗里托的身前,随即狠狠砸向气动剑的剑柄。

“咚”的闷响声音下,弗里托双手移动的速度跟不上卡西亚轮动圆盘齿轮的速度,只是堪堪将气动剑的剑尖偏离了自己的心脏位置,气动剑便已经轰然贯穿了他的身体,大半剑身刺穿他的身体,没入到混凝土地面下。

身躯里的高压气体寻找到了出口,这时带着里面一片被焦炭化的脏器组织,成了一片黑烟,从气动剑周围喷溅而出几米的高度。膨胀的身躯缩小了一圈,鲜血也变成了难闻的气体,经由缺口漏出,充斥在了弗里托的周围。

身体还在剧烈挣扎,弗里托眼中的十字瞳孔在这时出现了片刻间的恍惚,痛苦的模糊声音全部堵在了喉咙中。他看见了卡西亚想要狠狠踏在他胸口上的脚,口中大吼出来,漆黑的双手挡在胸前,随即身体也在他自己双腿的带动下,往一旁猛然拉扯。

钉在地面上的气动剑从他的右胸口划过,切开一道焦黑的剑痕。同时他双手将卡西亚踏下的那只脚引向一旁,躲开后顺势扶着货架站起来,然后没有任何犹豫,双脚猛蹬地面,疯狂朝着货架的前端跑过去。血液这时也破开那些粘连在一起的焦糊物质喷溅而出,一路洒开了。

“叮叮、、、”宣告着落幕般的铃铛声响,两三秒后,弗里托混乱的脑袋里终于辨识出这是弹壳落下撞击地面的声音时,六颗子弹已经近乎同时打在了他的后背上。身体被子弹撞飞,他感觉自己跑得好像更快了,大量的鲜血带着内脏的碎片从他破开的右胸伤口那里挤压出来。随即重重摔在地上,弗里托滚动的身体在湿润的地面上脱出一道毫无规则的鲜红痕迹。

嘴巴和鼻子里都开始往外冒出血沫,翻滚的身体也在撞到检测机器后才停下。他撑起身体站起来,但巨大的压力已经重击到了他的后背,将他死死压在了地面上。

“啊啊啊、、、、”脖颈处透过外骨骼传进身体中的烧灼感,还有突然而来的恐惧感让他吼了出来。只持续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声音戛然而至,周围一下子只剩下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的超蒸汽压缩装置的尖啸来。

卡西亚看了看弗里托那颗没有脸面皮肤的脑袋,血液正缓慢从断掉的脖颈处流出来,很快侵染了大片的地面。他拨下气动剑上的开关,红热的剑身开始降温,颜色褪去变成了灰黑的色彩。脸上鳞片这会已经全部蜕化掉了,露出下面的涨红。头发也变得稀疏,手上的角质层消失不见。身体上的黑鳞在他回到仓库底部的屋子时,隐下了大半。左侧身子几乎全部在皮肤下浸出了血,一片不正常的深紫色。而直到这时,那杆巨大散弹枪的威力,卡西亚现在才察觉出来。那一片细小滚珠组成的铁砂,它们带着的杀伤力并未被黑鳞完全阻隔掉。保护完好的仅仅是表层,身体内部还是受到了应有的冲击。

鳞化的状态,不仅仅需要龙类血液的刺激,苏卡琉斯的吞噬方法也需要一同使用。并且从琳娜那里得来的巨鲸的方法,好像不论何时,只要吞噬作用启动,都会被动发生。痛觉和身体的损伤信号从那时起,便都被这具身体本能地屏蔽掉了。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费用高么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专家出诊表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能用医保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线专家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看病如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