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风舞苍穹第二百七十六章血之祭

2020-01-24 15:21: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舞苍穹 第二百七十六章 血之祭

广场中央是一个高出地面的血色大祭坛,祭坛上刻满了奇形怪状的文字。望上一眼,就有一种沧桑、久远、阴森的感觉。祭坛的周围堆放着一些巨型妖兽的骸骨,散发着惨白色的光芒。骨骸瞪大空洞的眼窝,仿佛在控诉它们曾经的不幸。

祭坛分三层,每一层都放着几样光芒璀璨的宝物。尤其是最上面的一层,更是霞光万道,形成一圈五彩的光幕。光幕中不知放着什么宝物,但众人的贪婪和**在一瞬间被珠光宝气点燃,都迫不及待地想冲上去,占为己有。

祭坛上的宝物只有十几件,而进入秘境后幸存下来的武者都集中到了这里,足有两百多人。很显然,这十几件宝物不够分,最多只有十几个人能得到宝物,其他的人都将空手而回。

“大哥,这里属你的实力最强,不如你上去把宝物都抢回来吧。”楚寒说道。

“这些宝物都是龙族祭祀用的,我总感觉似乎有些不吉利。而且我从一进来就感觉这里的血腥味比较浓,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心里很是不安。可看了半天,却没发觉哪地方有不对。”谢听风对祭坛上的宝物没有什么兴趣,他连神器都有,又怎么会在乎这几件祭器。

“大哥,我知道你一向的感觉都很准。可那十几件祭器有可能是神器,如果落入外人之手,我不甘心。而且,我的实力与你相差那么大,要是有一件神器傍身,就不用你保护我了。”楚寒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些宝物。

“听风哥,我也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像是这里要发生什么大事。”小晴抽动着灵敏的鼻子也说道。

“若晴、若冰、魅靥、狄云,我感觉有些不大对劲,我建议你们不要到祭坛上去。”谢听风感觉胸腔里的那颗心越来越慌,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忙叮嘱众人。

“听风哥,你放心,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夏若晴说完,轩辕若冰也点点头。

“主人,我们会一直守在你身边保护你的。”魅靥说完,十三魅影都站到了谢听风身边。

正在这时,已经有人往祭坛上冲去,想捷足先登。

“妈的,张景天,你给老子回来,那些宝物是老子的。”一声怒喝传来,一个人手握灵剑追了上去。

“李默然,这些宝物又不是你家的,老子要拿便拿,难道要你同意?”张景天回过身来,与李默然杀在了一起。

这两个人的厮杀像点燃了导火索,随即,这两人所在势力的人马纷纷冲向祭坛,战在了一起。

其他宗门、家族的人也冲上了祭坛,因为这十几件宝物,人性的贪婪、疯狂的占有欲被彻底引爆了。即使是平时关系还算不错的人,也怒目相向,开始大打出手。

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后退,都向祭坛上杀去,谁在前面,谁就是众人攻击的对象。

“啊!”

伴随着一声声惨叫,不断有人倒下,殷红的鲜血流淌在血色祭坛的地面上。祭坛的地面是由大块的白色玉石铺成,所以腥红的血液流在上面很是显眼。

谢听风的目光聚焦在白色玉石上,见那些流淌的鲜血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像是突然渗入到了地底下,而玉石依旧是那么光洁。

他的魂海突然嗡的一声,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神龙殿前的广场,那七八百具尸体,还有流淌的鲜血瞬间消失不见……

“不好!快跑!”

谢听风大喊了一声,身形掠起,就向广场的边缘跑去。夏若晴等人看见谢听风向外面跑去,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跟着向前跑去。

然而,似乎已经晚了。整个广场迅速旋转了起来,广场四周向外的所有通道也在同时关闭了。

“轰隆隆!”

整个广场发出一阵闷响,接着剧烈颤动了起来。然后迅速下沉,成为一个圆形的大坑。大坑里盛满了红色的液体,腥臭扑鼻。

“嘭!”

谢听风等人无一例外,全部坠落在这个坑里。众人往坑里一看,不禁毛骨悚然。

坑里盛满了血水,水面上飘着七八百具人类的尸体和几百具大型妖兽的尸体,全部被腐蚀得面目全非,糜烂不堪。

夏若晴几个女子顿时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捂着胸口呕吐了起来。

“血水里有腐蚀性,快飞到天上去!”谢听风说罢,身形骤起,想脱离这个血池。然而,还没有飞出一丈,就被强大的压力压回到血池里,溅了满身的烂肉,就连头发上都是,顺着脸颊流下来,甚是恐怖。

这时,中央的血色祭坛上剩下的武者们早已停止了争斗,一个个惊慌失措地看着在血水中挣扎的谢听风等人。

“谢大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天剑宗的李杰锐早已吓得手足无措。

谢听风还没回答,血色祭坛突然高速旋转了起来,发出一阵阵强光。凡是被强光扫到的人瞬间变成了一滩血肉,流进了血池中。

谢听风往祭坛上看去,见最上面一层突然出现了一只身体有些虚幻的妖龙,浑身包裹在光幕里,只露出狰狞的龙首。

“,快带着李杰锐跳下来!”谢听风一声朗喝。

抓住李杰锐的手,脚尖在祭坛上一点,身体向前一个鱼跃,躲开祭坛上的强光,落入到飘着腐肉的血池中,溅了满头满脸。

“桀桀!逃到血池里也没用,你们的血肉都将为我化成真龙献祭!”那只妖龙说起话来,非常难听,就像一只乌鸦似的声音嘶哑。

妖龙说的话的确不假,谢听风已经感觉到身体中的能量与血气正在缓慢流失。

“妖龙,龙族在上古的时候已经被人类神灵所灭,你怎么还会活到现在?”谢听风问道。

“桀桀!我们龙族的确是被可恶的人类神灵所灭,就连身怀龙胎的母亲也没有逃脱。母亲死后多年,我才诞下。我一直梦想有一天能化成真龙,杀尽人类为龙族复仇。但龙族的每个成员都要用百族的生灵进行血之祭之后才能化成真龙。这个机会我等了好多年了,才等来了你们。桀桀!这是天意,快贡献出你们的血液吧!”

“秘境内死去的那些人的鲜血和躯体,都是你弄到祭坛的血池里来的?”谢听风又问。

“桀桀!你很聪明,越是强大的武者,他们的血肉越有营养!你们能活到最后,是这些人中最强大的。快,快献出你们的鲜血吧,能见证一只真龙的横空出世是你们的荣幸和福气!”妖龙说完,让祭坛中的祭灵继续催动吸血大阵,一阵光芒闪耀,祭坛旋转得更快了。

此时,祭坛上又有几个幸存者跳了下来,一个是郭建强,还有几个苍龙帝国的武者。分别是霸刀门的陈天凡、奔雷山庄的雷迪天,还有十三属国一等家族的太史遵、柳如龙。

进入苍龙秘境有四五千人,最后就只剩下血池中的三四十人了,而且这几十人还不一定能够逃出去。所以说,每个强者的诞生,都是经历了无数的腥风血雨。谁能笑到最后,谁就能化身成龙,叱咤风云!

这个笑到最后的人,会是谢听风吗?

谢听风看着血池中翻滚的血浪,不知在想些什么。

广场中央是一个高出地面的血色大祭坛,祭坛上刻满了奇形怪状的文字。望上一眼,就有一种沧桑、久远、阴森的感觉。祭坛的周围堆放着一些巨型妖兽的骸骨,散发着惨白色的光芒。骨骸瞪大空洞的眼窝,仿佛在控诉它们曾经的不幸。

祭坛分三层,每一层都放着几样光芒璀璨的宝物。尤其是最上面的一层,更是霞光万道,形成一圈五彩的光幕。光幕中不知放着什么宝物,但众人的贪婪和**在一瞬间被珠光宝气点燃,都迫不及待地想冲上去,占为己有。

祭坛上的宝物只有十几件,而进入秘境后幸存下来的武者都集中到了这里,足有两百多人。很显然,这十几件宝物不够分,最多只有十几个人能得到宝物,其他的人都将空手而回。

“大哥,这里属你的实力最强,不如你上去把宝物都抢回来吧。”楚寒说道。

“这些宝物都是龙族祭祀用的,我总感觉似乎有些不吉利。而且我从一进来就感觉这里的血腥味比较浓,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心里很是不安。可看了半天,却没发觉哪地方有不对。”谢听风对祭坛上的宝物没有什么兴趣,他连神器都有,又怎么会在乎这几件祭器。

“大哥,我知道你一向的感觉都很准。可那十几件祭器有可能是神器,如果落入外人之手,我不甘心。而且,我的实力与你相差那么大,要是有一件神器傍身,就不用你保护我了。”楚寒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些宝物。

“听风哥,我也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像是这里要发生什么大事。”小晴抽动着灵敏的鼻子也说道。

“若晴、若冰、魅靥、狄云,我感觉有些不大对劲,我建议你们不要到祭坛上去。”谢听风感觉胸腔里的那颗心越来越慌,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忙叮嘱众人。

“听风哥,你放心,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夏若晴说完,轩辕若冰也点点头。

“主人,我们会一直守在你身边保护你的。”魅靥说完,十三魅影都站到了谢听风身边。

正在这时,已经有人往祭坛上冲去,想捷足先登。

“妈的,张景天,你给老子回来,那些宝物是老子的。”一声怒喝传来,一个人手握灵剑追了上去。

“李默然,这些宝物又不是你家的,老子要拿便拿,难道要你同意?”张景天回过身来,与李默然杀在了一起。

这两个人的厮杀像点燃了导火索,随即,这两人所在势力的人马纷纷冲向祭坛,战在了一起。

其他宗门、家族的人也冲上了祭坛,因为这十几件宝物,人性的贪婪、疯狂的占有欲被彻底引爆了。即使是平时关系还算不错的人,也怒目相向,开始大打出手。

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后退,都向祭坛上杀去,谁在前面,谁就是众人攻击的对象。

“啊!”

伴随着一声声惨叫,不断有人倒下,殷红的鲜血流淌在血色祭坛的地面上。祭坛的地面是由大块的白色玉石铺成,所以腥红的血液流在上面很是显眼。

谢听风的目光聚焦在白色玉石上,见那些流淌的鲜血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像是突然渗入到了地底下,而玉石依旧是那么光洁。

他的魂海突然嗡的一声,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神龙殿前的广场,那七八百具尸体,还有流淌的鲜血瞬间消失不见……

“不好!快跑!”

谢听风大喊了一声,身形掠起,就向广场的边缘跑去。夏若晴等人看见谢听风向外面跑去,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跟着向前跑去。

然而,似乎已经晚了。整个广场迅速旋转了起来,广场四周向外的所有通道也在同时关闭了。

“轰隆隆!”

整个广场发出一阵闷响,接着剧烈颤动了起来。然后迅速下沉,成为一个圆形的大坑。大坑里盛满了红色的液体,腥臭扑鼻。

“嘭!”

谢听风等人无一例外,全部坠落在这个坑里。众人往坑里一看,不禁毛骨悚然。

坑里盛满了血水,水面上飘着七八百具人类的尸体和几百具大型妖兽的尸体,全部被腐蚀得面目全非,糜烂不堪。

夏若晴几个女子顿时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捂着胸口呕吐了起来。

“血水里有腐蚀性,快飞到天上去!”谢听风说罢,身形骤起,想脱离这个血池。然而,还没有飞出一丈,就被强大的压力压回到血池里,溅了满身的烂肉,就连头发上都是,顺着脸颊流下来,甚是恐怖。

这时,中央的血色祭坛上剩下的武者们早已停止了争斗,一个个惊慌失措地看着在血水中挣扎的谢听风等人。

“谢大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天剑宗的李杰锐早已吓得手足无措。

谢听风还没回答,血色祭坛突然高速旋转了起来,发出一阵阵强光。凡是被强光扫到的人瞬间变成了一滩血肉,流进了血池中。

谢听风往祭坛上看去,见最上面一层突然出现了一只身体有些虚幻的妖龙,浑身包裹在光幕里,只露出狰狞的龙首。

“,快带着李杰锐跳下来!”谢听风一声朗喝。

抓住李杰锐的手,脚尖在祭坛上一点,身体向前一个鱼跃,躲开祭坛上的强光,落入到飘着腐肉的血池中,溅了满头满脸。

“桀桀!逃到血池里也没用,你们的血肉都将为我化成真龙献祭!”那只妖龙说起话来,非常难听,就像一只乌鸦似的声音嘶哑。

妖龙说的话的确不假,谢听风已经感觉到身体中的能量与血气正在缓慢流失。

“妖龙,龙族在上古的时候已经被人类神灵所灭,你怎么还会活到现在?”谢听风问道。

“桀桀!我们龙族的确是被可恶的人类神灵所灭,就连身怀龙胎的母亲也没有逃脱。母亲死后多年,我才诞下。我一直梦想有一天能化成真龙,杀尽人类为龙族复仇。但龙族的每个成员都要用百族的生灵进行血之祭之后才能化成真龙。这个机会我等了好多年了,才等来了你们。桀桀!这是天意,快贡献出你们的血液吧!”

“秘境内死去的那些人的鲜血和躯体,都是你弄到祭坛的血池里来的?”谢听风又问。

“桀桀!你很聪明,越是强大的武者,他们的血肉越有营养!你们能活到最后,是这些人中最强大的。快,快献出你们的鲜血吧,能见证一只真龙的横空出世是你们的荣幸和福气!”妖龙说完,让祭坛中的祭灵继续催动吸血大阵,一阵光芒闪耀,祭坛旋转得更快了。

此时,祭坛上又有几个幸存者跳了下来,一个是郭建强,还有几个苍龙帝国的武者。分别是霸刀门的陈天凡、奔雷山庄的雷迪天,还有十三属国一等家族的太史遵、柳如龙。

进入苍龙秘境有四五千人,最后就只剩下血池中的三四十人了,而且这几十人还不一定能够逃出去。所以说,每个强者的诞生,都是经历了无数的腥风血雨。谁能笑到最后,谁就能化身成龙,叱咤风云!

这个笑到最后的人,会是谢听风吗?

谢听风看着血池中翻滚的血浪,不知在想些什么。

广场中央是一个高出地面的血色大祭坛,祭坛上刻满了奇形怪状的文字。望上一眼,就有一种沧桑、久远、阴森的感觉。祭坛的周围堆放着一些巨型妖兽的骸骨,散发着惨白色的光芒。骨骸瞪大空洞的眼窝,仿佛在控诉它们曾经的不幸。

祭坛分三层,每一层都放着几样光芒璀璨的宝物。尤其是最上面的一层,更是霞光万道,形成一圈五彩的光幕。光幕中不知放着什么宝物,但众人的贪婪和**在一瞬间被珠光宝气点燃,都迫不及待地想冲上去,占为己有。

祭坛上的宝物只有十几件,而进入秘境后幸存下来的武者都集中到了这里,足有两百多人。很显然,这十几件宝物不够分,最多只有十几个人能得到宝物,其他的人都将空手而回。

“大哥,这里属你的实力最强,不如你上去把宝物都抢回来吧。”楚寒说道。

“这些宝物都是龙族祭祀用的,我总感觉似乎有些不吉利。而且我从一进来就感觉这里的血腥味比较浓,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心里很是不安。可看了半天,却没发觉哪地方有不对。”谢听风对祭坛上的宝物没有什么兴趣,他连神器都有,又怎么会在乎这几件祭器。

“大哥,我知道你一向的感觉都很准。可那十几件祭器有可能是神器,如果落入外人之手,我不甘心。而且,我的实力与你相差那么大,要是有一件神器傍身,就不用你保护我了。”楚寒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些宝物。

“听风哥,我也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像是这里要发生什么大事。”小晴抽动着灵敏的鼻子也说道。

“若晴、若冰、魅靥、狄云,我感觉有些不大对劲,我建议你们不要到祭坛上去。”谢听风感觉胸腔里的那颗心越来越慌,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忙叮嘱众人。

“听风哥,你放心,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夏若晴说完,轩辕若冰也点点头。

“主人,我们会一直守在你身边保护你的。”魅靥说完,十三魅影都站到了谢听风身边。

正在这时,已经有人往祭坛上冲去,想捷足先登。

“妈的,张景天,你给老子回来,那些宝物是老子的。”一声怒喝传来,一个人手握灵剑追了上去。

“李默然,这些宝物又不是你家的,老子要拿便拿,难道要你同意?”张景天回过身来,与李默然杀在了一起。

这两个人的厮杀像点燃了导火索,随即,这两人所在势力的人马纷纷冲向祭坛,战在了一起。

其他宗门、家族的人也冲上了祭坛,因为这十几件宝物,人性的贪婪、疯狂的占有欲被彻底引爆了。即使是平时关系还算不错的人,也怒目相向,开始大打出手。

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后退,都向祭坛上杀去,谁在前面,谁就是众人攻击的对象。

“啊!”

伴随着一声声惨叫,不断有人倒下,殷红的鲜血流淌在血色祭坛的地面上。祭坛的地面是由大块的白色玉石铺成,所以腥红的血液流在上面很是显眼。

谢听风的目光聚焦在白色玉石上,见那些流淌的鲜血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像是突然渗入到了地底下,而玉石依旧是那么光洁。

他的魂海突然嗡的一声,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神龙殿前的广场,那七八百具尸体,还有流淌的鲜血瞬间消失不见……

“不好!快跑!”

谢听风大喊了一声,身形掠起,就向广场的边缘跑去。夏若晴等人看见谢听风向外面跑去,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跟着向前跑去。

然而,似乎已经晚了。整个广场迅速旋转了起来,广场四周向外的所有通道也在同时关闭了。

“轰隆隆!”

整个广场发出一阵闷响,接着剧烈颤动了起来。然后迅速下沉,成为一个圆形的大坑。大坑里盛满了红色的液体,腥臭扑鼻。

“嘭!”

谢听风等人无一例外,全部坠落在这个坑里。众人往坑里一看,不禁毛骨悚然。

坑里盛满了血水,水面上飘着七八百具人类的尸体和几百具大型妖兽的尸体,全部被腐蚀得面目全非,糜烂不堪。

夏若晴几个女子顿时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捂着胸口呕吐了起来。

“血水里有腐蚀性,快飞到天上去!”谢听风说罢,身形骤起,想脱离这个血池。然而,还没有飞出一丈,就被强大的压力压回到血池里,溅了满身的烂肉,就连头发上都是,顺着脸颊流下来,甚是恐怖。

这时,中央的血色祭坛上剩下的武者们早已停止了争斗,一个个惊慌失措地看着在血水中挣扎的谢听风等人。

“谢大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天剑宗的李杰锐早已吓得手足无措。

谢听风还没回答,血色祭坛突然高速旋转了起来,发出一阵阵强光。凡是被强光扫到的人瞬间变成了一滩血肉,流进了血池中。

谢听风往祭坛上看去,见最上面一层突然出现了一只身体有些虚幻的妖龙,浑身包裹在光幕里,只露出狰狞的龙首。

“,快带着李杰锐跳下来!”谢听风一声朗喝。

抓住李杰锐的手,脚尖在祭坛上一点,身体向前一个鱼跃,躲开祭坛上的强光,落入到飘着腐肉的血池中,溅了满头满脸。

“桀桀!逃到血池里也没用,你们的血肉都将为我化成真龙献祭!”那只妖龙说起话来,非常难听,就像一只乌鸦似的声音嘶哑。

妖龙说的话的确不假,谢听风已经感觉到身体中的能量与血气正在缓慢流失。

“妖龙,龙族在上古的时候已经被人类神灵所灭,你怎么还会活到现在?”谢听风问道。

“桀桀!我们龙族的确是被可恶的人类神灵所灭,就连身怀龙胎的母亲也没有逃脱。母亲死后多年,我才诞下。我一直梦想有一天能化成真龙,杀尽人类为龙族复仇。但龙族的每个成员都要用百族的生灵进行血之祭之后才能化成真龙。这个机会我等了好多年了,才等来了你们。桀桀!这是天意,快贡献出你们的血液吧!”

“秘境内死去的那些人的鲜血和躯体,都是你弄到祭坛的血池里来的?”谢听风又问。

“桀桀!你很聪明,越是强大的武者,他们的血肉越有营养!你们能活到最后,是这些人中最强大的。快,快献出你们的鲜血吧,能见证一只真龙的横空出世是你们的荣幸和福气!”妖龙说完,让祭坛中的祭灵继续催动吸血大阵,一阵光芒闪耀,祭坛旋转得更快了。

此时,祭坛上又有几个幸存者跳了下来,一个是郭建强,还有几个苍龙帝国的武者。分别是霸刀门的陈天凡、奔雷山庄的雷迪天,还有十三属国一等家族的太史遵、柳如龙。

进入苍龙秘境有四五千人,最后就只剩下血池中的三四十人了,而且这几十人还不一定能够逃出去。所以说,每个强者的诞生,都是经历了无数的腥风血雨。谁能笑到最后,谁就能化身成龙,叱咤风云!

这个笑到最后的人,会是谢听风吗?

...

北京市隆福医院怎么样
大连医科大学心血管病医院
浙江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昆明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贵州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