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不落永恒 第一百五十章 兄弟诉衷肠!_a

2020-01-17 00:47: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落永恒 第一百五十章 兄弟诉衷肠!

游动的星辰力量逐渐凝聚,成线,

线条不断加粗,开始转动,犹如形成了一支星空之笔,

在这支笔凝聚的刹那,羽飞便睁开了眼睛,收起了这一切,

星辰力量游动,六品星炼师的标准,

即便羽飞的实战能力和星炼的运用还有待提高,可毕竟,羽飞的境界已经到了六品星炼师的境界,只要在鹤老的指导下,在硬件上安装好软件,羽飞作为星炼师所拥有的力量也将真正体现出來,

当然,这一切都在羽飞的结界内瞬间完成,等到众人反应过來的时候,周围已经一片清明,星墨里和木子叶看着原本的宫殿消失,“飞啊,是不是咱们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这个什么机遇和宝藏的确是假的,不过我们的收获已经很大了,”

羽飞转过头,看向魔屠,“这是送你的,”

在羽飞的手里,出现了一颗近乎实体的星点,比一般的星点要大得多,约摸相当于平常上千星点的凝聚体,近乎鸡蛋大小,

闪动着浓郁的纯黑气息,虽然气息平和,可魔屠可在瞬间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杀之天星,”

魔屠收了起來,近乎杀气和星气凝结出的奇异存在,

当然,只有星炼师才能做到,对于魔屠來说无疑是大补之物,有了杀之天星,魔屠完全可以让自己的修为再进一层,

到了他这样的层次,什么权势地位美女已经不是那么重要,

反而,修为的增进更能吸引他的兴趣,

“现在,我们早点出去吧,沒有了幻兽之魂,我们随便找个地方都可以出去,”

沒有理会幻境之内的其他人,尤其是在入口处,羽飞几个还看到不少人不断想尽办法要进入沙漠幻境带,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出了幻境带,魔屠感知了一下周围气息,竟然也沒再发现那个星灵族强者,如果不是那个强者,他早就离开了,

身为一个刺客和杀手,一直暴露在阳光之下可不是什么好事,

羽飞沒有强留,只是拿出了十瓶二锅头,

“要么,我们打一场,”

黑鼠露出了獠牙,轻轻一笑,目光却落在魔屠手上的二锅头,魔屠下意识地便将所有的二锅头全都收好,嘿嘿一笑,“想得美,”

在魔屠走后,猫月扯了扯黑鼠的衣角,和黑鼠低声说了一些话,

在黑鼠错愕之际,猫月抬起头,“羽飞,我想我们也要走了,”

星墨里不干了,“这是怎么个情况,出了幻境带,外面的世界大着呢,黑鼠老哥,青云城的红楼去过沒有……看你样子就知道你沒去过,zǐ金城的十八大胡同……咳咳……其实我也沒去过,”

本來还想吹嘘一番的星墨里,在接触到猫月的眼神之后,立刻闭上了嘴巴,

奇怪的是,羽飞并沒有做什么挽留,将盛放幻兽之魂的瓶子递给黑鼠,只是点点头,看着羽飞和往常一样并无什么异常的笑容,似乎和魔屠的离开一样,自己在羽飞的心中只是朋友,

想到这一点,猫月的心里十分复杂,

可转瞬间,猫月的心情便平静了下來,这样,不也挺好,

“你最好别犯什么事儿,否则,为了喜欢你的那些女孩儿,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猫月的话倒是让羽飞有些意外,和羽飞说完,猫月便瞪向星墨里和木子叶,“你们也是一样,如果敢带坏他,嘿嘿,”

一道光弧闪过,猫月已经消失在眼前,

黑鼠别有深意地看着羽飞,最后只说了一句谢谢,

确定两人终于离开之后,星墨里和木子叶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终于走了,这三个一个都躲不起啊,都是杀手,”

羽飞沒说什么,看着天空之上凝聚过來的血云,眼中闪过冷冷的光,“要知道,我们这次來就是找他们的,”

“嘿嘿,当然……咦,老二,你的裤子怎么掉下來了,”星墨里看着木子叶走了两步,忽地开口道,

木子叶急忙提起裤子,随后看看星墨里,“老大,我也看到你的红裤衩了,”

星墨里愕然,随后急忙提起裤子,木子叶捂着嘴还在偷笑,“老大的裤衩上似乎还带着什么图画……”

“木头,看我不打爆你眼镜,”

星墨里和木子叶似乎都刻意去忘掉自己的修为,可回到星木城坐在床边喝酒的时候,然后却同时沉默了,

“时光过得真快呵,这一晃也一年多了,我星墨里的修为竟然到了星尊境界……星尊,这辈子我想都沒想过,”星墨里首先开口了,

木子叶接过话头,现在的两人哪里还有常日的嬉皮笑脸,神情都带了一丝落寞,“喝一杯孤独,祭奠我逝去的青春,”

羽飞一直沉默着,听着,

“飞,不得不说,你身上的改变最大,你变得更沉默了,这是你么,”星墨里看向羽飞,尤其是羽飞的银发,“尤其是你的头发,在哪里染得,”

羽飞和最初一样,平静地坐着,沒说什么话,

气氛慢慢冷了起來,三人就那样喝着酒,

“长大了,忽然之间多了许多烦恼,”羽飞开口说了一句,

木子叶摇摇晃晃走了过來,搂住羽飞的脖子,“飞,我知道你这段时间一定经历了很多,可有句话不是说得好嘛,不是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现在的你……说实话,我不服,”

羽飞依旧沒说话,他发现了一个问題,

在星炼术感悟提高之后,羽飞就发现了这么一个问題,那就是自己的心,又一次变得无比平静,平静地甚至让自己有些觉得不像是自己,

就像是自己的情感被抽空了一样,沒什么能勾起羽飞情感的波动,

就像是行驶到一半的战机,忽然沒有了星能,羽飞就像是漂流在星空世界的星星,少了一种动力,

近乎万年又万年,近乎永恒的时光注入到了自己的星神海,在山河日月星图点亮之后,便再也沒有了任何波动,

“飞,你说话啊,你究竟在想什么,”

木子叶使劲儿摇晃着羽飞,羽飞很想说出來,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虽然在自己神识海洋上空,有着暗金星星做着自己的指引,可羽飞却感觉迷了路一样,这种感觉很是复杂,在自己见识到星空浩瀚之后,更是如此,

自己实在是太渺小了,那么,自己存在在这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怎样才算是星空的巅峰,可那样的巅峰,真的是自己想要的么,

即便自己想要,可付出的代价是自己愿意承受的么,

羽飞才十九岁,即便心智成熟很多,可羽飞依然有着这样的困惑,

看着沙漠中的一切,自己來自于尘土,终将归于尘土,

自己身体的一切都是星点构成的,那么终有一天自己的一切也都将重新回归星点,

那么,自己的意识会消散么,

自己在这个世界走一次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退一万步,即便飞出了盘龙星,甚至于走到了巅峰……那么,自己身边的人呢,他们根本沒有自己如此强大的神识力量,也根本不知道盘龙星即将毁灭的事情,看情况盘龙星诸多普普通的人根本沒办法离开这里,

羽飞甚至悲观地想到,即便自己能带着身边的人飞出了这里,那么又将继续飞到哪里,星空之大,自己该飞到哪里,

如果终有一天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化为星点,那么出不出盘龙星又有什么区别,

星空之巅

,主宰世界,飞出盘龙星,许多人心中自由的渴望,似乎只是空谈,

为了能够飞出去,为了有一天自己能做到这一切,自己几乎耗尽时间还进行修炼,不断地从这里到那里,自己和星墨里、木子叶之间的交流忽然之间就减少了,

自有是为了自己和身边的人,可这样……就有些背道而驰,

羽飞狠狠灌下一口酒,深深叹了一口气,“我迷路了,”

从头开始,羽飞开始讲了起來,从星木城到羽木部落,从羽木部落到青云城,从青云城到地魔星窟,从地魔星窟到这里……这中间所有的一切,也包括羽飞现在的困惑,全都说了出來,

越强大,看的越清晰,可看的越清晰,就容易再度陷入迷茫,

鹤老沒有醒來,不可能给羽飞提供建议,

借着酒劲,羽飞将几乎所有的一切都说了出來,

“嗨,我以为是怎么回事呢,还以为你小子当了什么魔皇第九代就忘了大哥我了,迷茫个什么劲,我告诉你,人生在世,重要的就是开心,和开心的人做开心的事,一起走向光明、灿烂的未來,”

星墨里于是站起身,來了一段慷慨激昂的演讲,具体说了什么,谁都沒记得,只知道星墨里很是激动地搂着羽飞和木子叶,“青春,就是这么走过來的,”

“我沒念过什么书,甚至大字不识几个,可我知道……盘龙星在我们之前就很久很久存在了,在这个星球上生活过的人们也不知多少,一代又一代……我就是一粒平凡的沙子,可我开心,怎么了,”

握住羽飞的手,星墨里红着眼睛,“飞,即便有一天,我们三兄弟只有你一人飞了出去,你也得好好活着,活着的意义就在于……就在于活着,好好活着,”

说完,星墨里便将木子叶拉扯了过來,敞开心扉之后,羽飞忽然感觉轻松了许多,

木子叶也握住羽飞的手,“放心,咱们三兄弟,只要一辈子,我就知足了,你看,人贵在知足,原本我只是一个连星士都不是的小武者,我对自己从來沒有任何信心,可现在,正因为你,因为你,羽飞,我开始改变,”

“嘿嘿,阿柔做了我的女朋友,天呐,在兵道院我从來沒敢这么幻想过,可她就这么实现了,我好开心,好满足,不过我也会更加努力,即便我知道我或许成为不了什么星帝那样的强者,可我会让阿柔看到,我一直在努力,为了我们的未來更好,”

“凡事需要一个度,需要一个把握,无需思考太多,只需……嗯,把握当下,大步,往前走,至于未來,去他妈的,”木子叶也快要醉倒了,

“对,去他妈的,”羽飞灌下一口酒,也醉了过去,

三兄弟都笑了,醉在了一起,夜,深了,

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好吗
小孩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玉林鸡骨草怎么吃
意可贴与西瓜霜哪个疗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