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致命包裹

2019-10-12 19:37: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朱丽又有二十多天没有见到韩建了。刚才门铃响起时,朱丽以为韩建回来了。快递员的出现,使她再次跌入失望的深渊,朱丽预感到一切将无法挽回。她将包裹扔在了梳妆台上,软软地跌在了椅子里。

三年前一个深秋的夜晚,一伙人摇摇晃晃地来到朱丽工作的酒吧。对这样的人朱丽见得多了,她端着红酒想绕开这些人。躲闪间不知谁从背后重重地撞了她一下,托盘中的杯子一下子飞了出去,红酒泼洒在了迎面走来的一个男子胸前。

“对不起——对不起——”朱丽一边忙不迭地道歉,一边捡拾地上的玻璃碎片。

“你——”被泼的男子嗓音很高。

“对不起先生。”朱丽惊恐地站起了身子。

男子先前还阴云密布的脸一下子变得晴空万里,他完全被眼前身材修长、凹凸有致、长发飘逸、面容姣好的女人吸引了。朱丽羞涩地望着男子,男子40出头的样子,一身休闲装,身材挺拔,相貌英俊,气度不凡。

“先生——。”朱丽怯生生地不知说什么才好。

“哦——没关系——”男子目光贪婪地。

就这样朱丽认识了韩建。因为朱丽的缘故,韩建经常到酒吧喝酒。韩建很善谈,说话又很幽默。朱丽不知不觉地爱上了韩建,一天见不到韩建,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一样。

天空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朱丽是不喜欢冬天的,冬天太冷、太漫长、太没有生气了。但因为韩建的缘故,这个冬天却不同。

一天深夜,韩建来到了酒吧,看样子喝了很多。朱丽没有给他拿酒,而是给他倒了一杯柠檬水。

夜深了。

“我该回家了。”韩建轻声地对朱丽说。

“哦——”

韩建并没有走的意思。

“去——我——家吧!”朱丽满脸绯红地从牙缝里挤出了四个字。

到了朱丽的家,韩建就迫不及待地把朱丽扔到了床上,他熟练地解开了她的衣扣,很快一个无暇的胴体展现在韩建面前。朱丽没有一丝反抗,她任由韩建在她那散发着淡淡茉莉清香的身体上动作。下体一阵疼痛过后,朱丽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了她深爱的男人。

“没想到你还是处女!”一番云雨之后,韩建深情地吻了朱丽。“你放心,我会好好爱你的。”韩建轻抚着朱丽的玉背。

“你爱你的妻子么?”一天朱丽双手搂着韩建的脖子说。

“怎么想起问这个?”韩建的脸色很难看。

“不过是问问嘛。”朱丽撒娇地说。

“她人善良、贤惠,我很爱她。”韩建的目光有些游移。

朱丽觉得韩建讲话真诚,值得依靠,她为自己选择韩建而庆幸。

“你放心我没有拆散你家庭的意思,只要你能常来看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真的?”

“真的。”

朱丽辞去了酒吧的工作,过起了清闲自在的生活。

和韩建相好后,朱丽几次要韩建陪自己逛商场或出去吃饭,都被韩建以工作忙为借口推掉了。韩建的工作真是忙,白天从来都不到朱丽家里来,即便是周末也没有来过一趟。反正是不缺钱花,朱丽也就不过问太多。

两年后的一天,朱丽正在家中看电视,电视里的一条新闻让她肺腑寒彻。

“市建设局局长韩建深入开发区工地检查外来投资企业厂房建设情况……”

朱丽眼睛几乎贴到了电视屏幕上,没错那个正在检查工作的建设局局长正是朱丽深爱着的韩建。

“决不能告诉他我知道了他的身份,我不能失去他。”朱丽下定了决心。

韩建来家里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朱丽没想到韩建变化这么快,她背地里了解了一下韩建的情况,这时她才知道韩建已经被市里定为主管建设工作的副市长人选。

朱丽不想耽误了韩建的前程,她想主动放弃,可是她却办不到,她太爱韩建了。

“这20万给你,算是我对你的补偿吧!”韩建一进门就把一个方便袋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朱丽哽咽了。

“别傻了。”韩建冷冷的。

“我不要名分,也不要你天天来陪我,你方便时来看看我我就知足了。”朱丽从身后抱住了韩建。

韩建掰开朱丽的手头也没回就走了,他不想和朱丽纠缠。

一个月过去了,韩建没有出现也没有打电话。朱丽在寂寞和痛苦中煎熬着。她终于熬不住了,她拨通了韩建的电话。

“韩建你回来吧!”朱丽带着哭腔说。

“我正在开会!”韩建没好气地挂断了手机。

“您拨的用户已关机。”第二天朱丽又没有联系上韩建。

“没想到你会这么绝情,你越是躲着,我越不放过你。”朱丽有些歇斯底里。

看着眼前形容憔悴的朱丽,韩建吃惊不小,他没想到朱丽会找到单位来。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韩建小声地问道。

“我想死你了。”朱丽强忍着泪水。

“别——别哭——我们好好谈谈。”

“我说过我会好好爱你的,你这个样子到我单位里来,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你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嗯!”见韩建说了软话朱丽点了点头。

“最近我要到湖南去考察,要一个月才能回来,一回来我一准儿去你那儿。”韩建向朱丽保证。

“你要是不理我,我天天都到你的办公室来找你。”朱丽破涕为笑。

“好啊!我保证。”韩建信誓旦旦的。

朱丽拿起了梳妆台上的包裹,包裹是从湖南寄来的。

“一定是韩建给我买的礼物。”朱丽的心情好了许多。

朱丽慢慢地打开了包裹,包裹里有一个精美的盒子。就在盒子被打开的刹那,不知是什么东西咬到了朱丽的食指,疼得朱丽尖叫了起来。这时,一条一尺多长翠绿的竹叶青蛇,吐着红红的舌头从盒子里爬了出来。

朱丽非常喜欢竹叶青的颜色,她觉得那颜色天然、养眼、充满希望。朱丽曾希望韩建能给她买一个竹叶青颜色的玉坠和戒指,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韩建一直没有给她买。

朱丽感觉胸闷、心跳加快,四肢有些麻木。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竹叶青蛇,她在想这么可爱的小生灵为什么这么毒辣呢?竹叶青蛇也在看着朱丽,它的眼神是那么贪婪凶狠。朱丽的视力渐渐模糊了,看着看着那毒蛇就变成了韩建。朱丽的意识也渐渐的模糊了。突然,她握紧了拳头用力地向竹叶青的头砸去。

朱丽的头一歪,软软地靠在了椅子里。梳妆台的镜子里朱丽嘴微张着,一抹微笑挂在了滴血的嘴角,她紧握的拳头旁,那条竹叶青弯曲着僵在那里。

共 2 8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就是一个甘愿当小三的女人的内心独白吧,明知道那个男人有家庭却故意招惹,明知一切不可能却纠缠不放,这种结局是不是咎由自取呢,当事者邂逅这样的爱情时也可能以为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绝美爱恋,而实际上只是一个寻找艳遇的男人与一个寻找依靠的女人之间的交易而已,男人啊,自重些吧,女人啊,自爱些吧。【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1-11-06 22:10:40 致命包裹不如说是致命爱情,只是这样轻率的情感可以称做为爱情吗。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1-11-07 08:02:22 人一旦深入这样的迷局,不论男人或女人都难把持住自己,但当觉醒时,一切将无法挽救。 不想把太多的时光浪费在无聊的等待中,心情好时写点东西,并以此为媒,多接触些文学界的前辈和朋友,我想这也是人生中的一个有意义的乐趣吧.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收费怎么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在国内怎么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手术费用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