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澈羽之书 第一百零五战 旧友重聚(三)

2019-12-04 23:30: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澈羽之书 第一百零五战 旧友重聚(三)

凌澈定眼一看才发现与他们说话的是之前在监狱里遇到的那个囚犯顿时没有吐出血来!这个世界怎么会这么小呢?怎么到哪里都会遇到熟人?

“嗯。”杰克简单答应着。“这是老大的客人,说是老大的旧友想要与老大见面。”

“哦,进来吧。”那人嘟囔一声,将门打开,凌澈把帽檐压得更低生怕被他认出来。

“嗯......”那人瞄了他一眼,然后迟疑了一下。

“不好意思,请问可以把帽子摘下来露一下脸吗?我们这里的规矩比较严,如果不让我们事先知道你的长相那就不好办了。”

凌澈心一揪,完蛋!这次肯定完蛋!对方如果知道了他们是从部队里过来专门拜访的还会让他们进去吗?这不是扯蛋吗?让他们进去对方也会对不起自己的智商......

杰克抢在他前面冷言:“这种事情要你管吗?这是老大的客人!”

“呵,杰克,我知道你护拥切尔德,但你知道她的势力正在退去。咳,再说了,她的位置也做不了多久了,很快就会有更加有实力的人去接替她,而她的下场——”

“比被部队抓去审问还要可怕。”杰克回,在他们这里永远只有弱肉强食的这个准则,就算切尔德为他们做了多大的贡献和伟业最后的结果最终还是一样。

那人一愣,叹了口气:“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就不说了。好自为之吧,现在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到时候如果真的翻牌了小心你自己也翻不了身了哦

!”

杰克握紧拳:“切尔德是我的恩人,我不会辜负她。”

那人见杰克如此坚决也就没再说些什么,将生锈的铁门完全打开然后对他们做了做手势,意思是要进去就快点。

“谢谢。”杰克走过他身边时低声说道。

在走过那人身边之时,凌澈不知为什么突然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四目相对,对方也做了同样的动作,凌澈猛地低下头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压低帽檐快步跟着队伍。

他不会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是不是?会这样吗?

凌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要是现在在这里被发现了不就是羊入虎口了吗?没有人会想到他们在这种鬼地方,更没人会来这种鬼地方来找他们......

咳!他现在倒是挺羡慕真正的艾伯特的那种粗大神经和热血精神了,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他只是个伪装艾伯特的白凌澈罢了。

“喂!艾伯特!你想什么啊!走快点啦!”身后的阿维诺推搡着。

“啊,好!抱歉......”凌澈快步上前,随即立刻转过头指着阿维诺的脑袋惊恐起来。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不戴帽子啊!”他尽量压低声音。

阿维诺眨巴眨巴眼睛,百思不得其解:“我......我为什么要戴上帽子啊?这里有下雨吗?”

“你,你忘了那人是之前在魔女地狱里相遇的那个——”

“哦,你说的是哪个啊。我刚才和他打招呼了啊,他也对我笑了。”

“噗!”

凌澈一口老血喷出来,难道真的是自己神经太敏锐了吗?等等等等——难不成刚才那人对自己的“奸笑”是微笑?只是因为他本身长得实在是太吓人所以才会被人误解吗?这么想想他也似乎挺可怜啊......

————

等到了地下室的内部,凌澈才发现之前阿维诺的猜测是对的,切尔德现在的生活实在是太、太太好了!在没有见到眼前的这一切事物之前他坚决没有想过地底下会被人做成基地,也没有想过地底下会有这么富有外观的建筑,这里简直就和首都市中心没有半点区别啊!

(难道切尔德在地下城市里成了这里的女王了?)凌澈忍不住说:“太,太奢侈了吧?”

“呵,你们还没有见到过这里以前凄惨的时候呢,我们现在能过成这样主要还是要感谢艾维利塔家的人......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和老大通知一声。”杰克这么说着,用手指了指原地示意他们留在原地耐心等待片刻。

“啊,好,快去快回。”阿维诺摆了摆手,随即转过头:“我说,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奇怪?”凌澈这次倒是真的有点像艾伯特了,就连困惑的样子都那么像。

“有什么好奇怪的?”他反问。

阿维诺沉默。

“我们都走到这里了,竟然还没有一个人对我们产生质疑或者疑问......就连该有的警觉也没有......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在平常像他们这种人不应该对我们更加有敌意才对吗?”

“我靠!你这是有被害妄想症吗?!”凌澈也管不上自己到底有没有骂脏话或者言语不文明了,在这个世界里不骂几句脏话简直不行啊!

“我说,经过刚才的事情后你还不清楚吗?他们是知道了我们是切尔德的客人了,所以才会——”

“不,你没有听到刚才那人提过的吗?我觉得他刚刚那句话应该是说给我们听的,因为切尔德的事情杰克还不了解吗?他需要一再提醒吗?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可是没有‘同情’这一个字眼的。他多半是想要报我们那天的相助,像他这种人最怕的就是欠别人一条命什么的了。他之前说的那句华丽有提到过,切尔德的势力正在减去,照理说现在在这里的很多人应该都已经倒到新势力那一方去了,是不可能还对切尔德百依百顺的。”

没准还真有这个可能!凌澈咬了咬唇,阿维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自己心里清楚,思想精密,考虑周全顾重大局,如果好好培养的话以后会是个很不错的领导者。

“我也注意到了。”一直没有开口的小默也回答,“但你还有一点没有注意到,从刚才起其实就有一些零零散散的目光在观察我们,而且只增不减——我想他们的听力一定也差不到哪里去,你们刚才压低声音的对话也一定都被他们听见了。”

不,不是吧?凌澈吞口唇沫,他们刚才说话是有多轻啊?就差贴到对方的耳朵上面去了!而且离对方最近的一个也要和他们相差那么十五米。他们到底是如何训练到耳朵那么灵敏的啊?

看到小默已经发现了自己,对方也不开始隐瞒了,各个从地上练起自己顺手的东西向他们走来——像什么玻璃酒瓶、刀子、和随地顺手捡来的断裂木棒,这副场景倒还真的有些像之前凌澈在电影里看到过的地下黑帮了。

“果然,”阿维诺“啧”了声,他们现在穿的是便服,身边自然没有带什么武器——别说什么武器了,就连一把防身的东西也没有。阿维诺虽然知道现在这种关键时刻不能怂,但是声音却还不知为什么条件反射似得在颤抖。

“喂,艾、艾伯特、你,你有什么东西吗?”

凌澈一咬牙,看向了小默与其做了一个眼神,小默同样也回应了他。

————

锵锵锵!今天的稿子!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宝宝单纯发烧怎么回事
心悸心律失常怎么办
小孩反复高烧是怎么回事
小孩晚上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