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神门第五百五十三章要不要这么假啊

2020-01-25 03:0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五百五十三章 要不要这么假啊!

直到画妃出现,将还是幼儿的平阳送回到圣上林慕白的面前,让这位帝王彻底醒悟,励精图治,大夏王朝才开始重新振作。

兴,是那位皇后。

败,同样是那位皇后。

甚至连败后而兴,都是因为那位皇后与圣上林慕白的女儿。

她,是一个可以主宰大夏王朝命运的女人,而她,也是一个可以让满朝文武一想到便心中惊惧的女人。

“平阳,确实长大了啊……”圣上林慕白并没有回答平阳问出的问题,只是很突兀的说出这样一句很平常的话来。

“那是当然了啦!”平阳一听,立即挺了挺自己的胸口,一副高傲的模样,清彻如水的眼睛中闪烁着光华:“对了,父皇不是说过,等平阳长大了,就可以见到母后了吗?那平阳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啊?”

“见到母后吗?”圣上林慕白微微一愣,嘴角闪过一丝苦涩,不过,很快便又换上了一抹笑容:“放心,一定可以见到的!”

“嗯,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平阳嘟了嘟小嘴,一脸期待的模样。

“这……快了,很快了!”圣上林慕白摸了摸平阳柔顺的头发,眼角深处有些一丝隐隐的痛苦。

“是吗?等见到母后,平阳一定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挑战她!”平阳听到这里,也微微有些兴奋起来。

“挑战你母后,为什么?”圣上林慕白有些诧异。

“父皇不是说母后很厉害,所以,没有人拦得住吗?如果平阳能够打败她,就能把她拦住,这样她就不能再离开皇宫了,对吧?”平阳一脸理所当然道。

“拦住她,不让离开皇宫?这……平阳说的对,只要能把她打败,她就走不出皇宫了……”圣上林慕白愣了愣,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而满朝的文武百官们听着平阳的话,却都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个个都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打败那个女人?

……

随着时间的推移,四方的御林军还有太子府中的护卫们也接连过来回报,俱是没有找到纵火刺客的身影。

这样的结果,无疑让在场的朝臣们有些诧异。

如此快的时间,对方又能跑到哪里去呢?要知道几乎在圣上林慕白一到开始,便已经下令将太子府围了起来。

不过……

一想到对方是足以一人对抗三名轮回境的存在,朝臣们倒也并没有太过于震惊,毕竟,这样的人要在护卫们的眼皮子底下走出太子府,倒并不是太过于困难的事情。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清理被烧毁的书房,还有打扫周围的血迹,这些事情自然是由护卫们和太子府中的侍女们来做。

但方正直似乎有些兴趣,围着书房的周围转个不停,引得平阳和燕修还有南宫木及闻大宝也都是一个个在书房的周围晃来晃去。

这样的一幕,自然也落在了太子林天荣的眼里。

顿时,太子林天荣的脸色也越发的阴沉,很明显,方正直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故意嘲笑于他。

“摆驾,回宫!”圣上林慕白并没有再注意这些,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的太子林天荣,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皇上回宫!”

“皇上回宫!”

“……”

随着圣上林慕白一句话,一个个声音也响了起来。

眼看着圣上林慕白和朝臣们都要离开,方正直却依旧在书房周围逗留不走,太子林天荣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方正直,你还不走?”太子林天荣语气阴冷。

“噢,现在就走!”方正直点了点头,看起来并没有因为太子林天荣的语气而有任何不满的意思。

太子林天荣听到这里,心里也松出一口气。

书房这种地方,要说完全没有点东西,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太子林天荣行事,何等的谨慎。

他当然不可能将重要的东西放在书房。

而是放在密室!

至于密室的地点,则是在书房的下方,换句话说,即使是上面的书房完全被烧毁,书房下面被隔绝出来的密室也并不会有什么影响。

再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的密室里面也并没有任何南域一案的线索。

那种东西,他又怎么可能会留?

所有的信件和证据,早就被他毁得一干二净。

这也是太子林天荣任由方正直在书房周围转来转去的原因。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方正直并未踏足书房内部,只是在书房的周围转来转去,至于想法,太子林天荣自然知道。

找南域一案的线索嘛!

可是……

有句古语说得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太子林天荣现在就有这样一种心境,方正直不是想在书房周围找“线索”吗?

那就让你找,尽管找,大力的找!

这样也正好在朝臣们面前体现一下自己的清白。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方正直也像突然之间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接着,便大声的叫了起来。

“咦?这里好像有几封还没有被烧毁的信!”

“信?!”太子林天荣一愣,随即,也一脸鄙夷的看向方正直:“怎么可能?那么大的火,什么信的难道不早被烧了吗?而且,在书房外面,又怎么可能找到信?”

根本不相信。

不过,当方正直真的举起几封被烧了一半的书信后,太子林天荣的眼睛也猛的一下子睁大了。

“这怎么可能?”太子林天荣死都不愿意相信有这种事情,难道,这些信是被风给刮出来的吗?

这样一想,他便也很快释然。

就算真的被风给刮出来几封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书房案上的信,基本上都是正常的书信,不可能有什么问题。

太子林天荣一点也不担心。

而就在这个时候,方正直也带着平阳等人一起走了过来,手里还抓着几封被烧得有些发黑的信件。

“太子殿下,我给你找到几封信,你是不是要感谢我一下啊?随便给个百八十万两银子什么的,我一点也不介意。”方正直一边走一边喊着。

“方大人亲自帮本太子打扫书房残迹,本太子自然是会好好感谢一下方大人!”太子林天荣脸色阴沉的回了一句。

“咦?这信怎么好像是南域世子写的?”方正直走到一半,突然间也停了下来,一脸诧异的喊道。

“什么?!南域世子的信?”

“是山凌的信吗?”

“这怎么可能,太子府中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原本已经准备离开的朝臣们听到这里,也都是一个个停了下来,望着方正直手中那被烧了一半的书信,显得无比的震惊。

太子府中有南域世子山凌的信?这怎么想也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不单是朝臣们停了下来。

就连已经走出百米开外的圣上林慕白也停了下来,回头看向方正直,看着方正直手中的那几封信,一脸的诧异。

“南域世子的信?”圣上林慕白眉头微微一皱。

至于太子林天荣……

则是有些点儿懵。

南域世子的信?山凌?自己的书房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那些东西早在南域的时候就完全被毁了。

“方正直,你敢冤枉本太子,本太子何时与南域世子有通过书信?”太子林天荣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没有的东西,他如何会承认?

而且,还是他与南域世子山凌所通的书信,很明显,这封信肯定不可能是他书房里面有的东西。

“噢?太子殿下没有与南域世子通信吗?那这样看来这些信就不属于太子殿下了?”方正直听到这里,也点了点头。

接着,也直接将手中的书信完全拆开,肆无忌惮的看了起来,完全没有偷看别人书信的那种觉悟。

“什么意思?不属于本太子的东西……”太子林天荣一愣,看着方正直将手中的书信完全拆开,脸色也猛的一变。

一瞬间,他好像有些明白了!

方正直并没有权利拆开他太子府中的任何信件。

换句话说,即使方正直真的找到了书信,也必须要原封不动的转交到他的手中,可是,如果自己否认,说出这些信并不属于太子府的时候……

那又是另外一种意义了。

而现在,这种意义便已经体现了出来。

方正直把信给拆开了。

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当着满朝文武朝臣,甚至是圣上林慕白的面,光明正大的将太子府书房中掉落出来的信给拆开了。

“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如果是想栽赃的话,要不要弄得这么假?!”太子林天荣一下子还真想不明白方正直的目的何在。

栽脏?

正常而言,方正直现在的举动确实有这样的嫌疑。

可是,随随便便在书房的周围转了一圈,回头就捡到了重要的“证据”,这栽脏的手法怎么看也未免有些太假了些。

谁会信?

满朝的朝臣?还是圣上林慕白?

太子林天荣怎么想也不觉得朝臣们和自己的父皇会傻到这种地步,毕竟,这栽脏陷害的手法也太过于弱智了些。

敢不敢来点高明点的?

比如,来个移花接木,顺水推舟,或者,再不济弄个借鸡生蛋,袖里乾坤也好过现在这样吧?

(昨天有个情节没有想通顺,所以没有更新,今天会补上,准备三更了,晚上还会有两更,我说过要做一个勤快的人,就不可能偷懒!)(未完待续。)

十堰市太和医院
咸阳市彬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银川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宜昌中医牛皮鲜医院
唐山有妇科医院吗
分享到: